40强赛非起点 12强赛非终点

5月31日上午,提前知晓国足将失去剩余3个主场优势的相关人士开始协调球队的“转场事宜”——按照最新计划,国足全体将士将于6月2日乘包机前往迪拜,本组剩余7场世界杯预选赛(国足3场,对手分别为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和叙利亚队)已确定从苏州赛区转移至迪拜继续进行。

中国足协中午13时在官网发布公告:“鉴于马尔代夫、叙利亚国家足球队内近期发生疫情感染,根据中国关于入境人员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马尔代夫、叙利亚两队入境参赛需严格隔离,不能如期参加比赛。根据亚足联的建议,中国足球协会同意,决定2022国际足联卡塔尔世界杯&2023亚足联中国亚洲杯联合预选赛第二阶段(四十强赛)A组的剩余比赛将不在苏州举办,转移至阿联酋迪拜继续举行,中国足球协会将全力做好赛事的各项备战工作。”

就在12小时之前,国足还因为打了一场“正常的比赛”让球迷重又燃起希望,买到门票的球迷还在计划前往苏州现场为球队呐喊助威——取胜关岛队的比赛,国足最大的收获,是他们做到了像一支正常的球队一样投入比赛,至于比分其实并不重要,哪怕进攻效率不高、门前把握机会能力还需加强,但教练组已经清晰展现出了布阵意图以及换人思路,场上球员也做着他们在各自位置上擅长做、应该做的事情:比如武磊的突击,张稀哲的调度,吴曦的插上,韦世豪的内切,吴兴涵的传中,艾克森的接应,阿兰的串联……除了防线未受考验,至少球队看上去“运转正常”。

但对国足最为不利的意外终于发生:从苏州赛区转至迪拜,不但意味着中国足协为争取主场优势所付出的一切努力白费,苏州赛区必须承受重大经济损失,更意味着国足晋级12强赛需要克服更多难以想象的困难。

据记者了解,5月30日国足7:0轻松战胜关岛队当天,本是同组马尔代夫队和叙利亚队原定进入苏州赛区的时间——两队同在阿联酋迪拜集训,计划乘坐同一架次航班(包机)来华由浦东机场入境,待入境防疫检测结果合格后以完全封闭的形式进入苏州赛区,但问题出在两队登机前的核酸检测。

马尔代夫队有球员登机前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根据规定,该球员以及“密接者”总共7人无法获得来华必须的“健康码”,因此马尔代夫队与叙利亚队只能在迪拜“滞留”等待进一步消息。亚足联展开紧急“救援工作”,但在不容丝毫疏忽的防疫规定面前,40强赛只有“易址”才能继续进行——最终的协调结果,是国足和关岛队由苏州赛区转移至迪拜赛区,中国足协为顾全大局决定作出牺牲。

这无疑是一次伤筋动骨的“牺牲”:赛区经济利益受损还在其次,国足晋级12强赛前景不妙才真正要命。

与国足同组的叙利亚队5战全胜积15分领先国足5分,在剩下的3场比赛当中,国足想翻盘成为小组第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坐稳小组第二进行横向比较再以“成绩最好的5支小组第二球队”身份晋级12强赛才是现实路径。

但国足从安全周到的主场苏州赛区转移至情况不明的迪拜客场,体能消耗自不必说,球队在对阵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叙利亚队时能否稳定心态亦不好说。

国足积分落后,“亏”在第一阶段客场,不但被菲律宾队逼平还被叙利亚队“绝杀”(这场比赛直接导致里皮离开中国队),如今比赛转至迪拜,叙利亚队以逸待劳,菲律宾队更是看到制造变数的空间。

按原定计划,菲律宾队本该于今日来华进入苏州赛区,该队将于6月3日对阵关岛队,随后6月9日对阵国足——阵容不整导致球队实力大打折扣是此前国足收到的“利好消息”:正在多哈进行集训的菲律宾队5月29日宣布,有多达9名球员因各种原因无法来华参加40强赛剩余比赛(4名首发主力球员),其中包括首回合“零封”国足的门将埃瑟里奇。菲律宾队在官方社交平台上给出的数字是“19”,该队在增补4名球员之后仍然只有19人能够来华参赛,已经凑不齐一支23人完整球队,但40强赛改址迪拜,菲律宾队又开始征召球员希望与国足竞争小组第二排位。

赛会制赛事历来情节曲折,尤其涉及到各组特定球队横向比较积分以确定晋级资格的复杂局面,各支球队不得不“各显神通”,但前提还是“打铁自身硬”——无论国足在6月15日对阵叙利亚队之前出线局势如何,留给国足的路只有一条,这条路或许无关胜负,但一定寄托着球迷对这支球队最质朴的期盼:打出高质量的比赛,打出国家队的志气。

国足还要为冲出40强赛包围圈煞费苦心之时,日本队已经在10∶0轻取缅甸队之后成为亚洲区第一支晋级12强赛球队——小组赛前6场比赛日本队6战全胜总共打进37球且1球未失,提前两轮晋级12强赛的结果顺理成章;

澳大利亚队与日本队情况相仿,该队出线分,同组排名第二、第三的科威特队和约旦队同积10分,丝毫影响不到澳大利亚队挺进12强赛的步伐;

而此前有些“大意”的韩国队则在朝鲜队退赛之后跃居小组头名,按照目前积分规则,韩国队3场比赛2胜1平积7分和黎巴嫩队分列小组前二,土库曼斯坦队和斯里兰卡队这样的对手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亚洲强队目前只有伊朗队晋级12强赛形势尚不明朗:目前少赛一场的伊朗队4战积6分落后同组伊拉克队5分、巴林队3分,虽然接下来伊朗队面对香港队和柬埔寨队难度不大,但伊拉克队和巴林队并不愿意给伊朗队任何机会,伊朗队只有死磕伊拉克队和巴林队,才能踏进12强赛征程。

日本、伊朗、韩国、澳大利亚是当前亚洲最强4支球队,今年5月27日国际足联公布最新一期会员协会球队排名,上述4支球队构成亚洲足坛第一集团——这4支球队之后,亚洲球队排名依次是卡塔尔、沙特、伊拉克、阿联酋、中国、叙利亚、阿曼和乌兹别克斯坦,这8支球队是亚洲第二档次球队,身在其中的国足无论与谁交手,自身实力均不占优。

换句话说,以“拿到世界杯决赛圈门票”为目标的国足非但不能满足于仅仅在40强赛突围,还要力争在12强赛中打进前四,而面对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第一档球队和自己并无把握战而胜之的第二档球队,12强赛的艰难可想而知。

亚足联与国际足联公布的赛历显示,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12强赛的时间是2021年9月至2022年3月,比赛分为两组,每组前两名球队直接晋级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两个小组第三名球队进行附加赛,胜者再参加洲际附加赛“争抢”决赛圈门票。

一旦条件允许,今年12强赛将以主客场形式进行,不再享有赛会制主场优势的国足能否在客场之旅中发挥超强战斗力,将直接决定这支球队的出线前景——至少以往国足世预赛的战绩,完全不足以让球迷感到乐观。

因此40强赛的胜利,除了可以让球队在12强赛真正到来之前保持宽松心态别无大用,倘想成为世界杯常客且有所作为,中国足球真正需要的,必是底气和实力,是校园和社区里千百万爱踢球的少年,是把对足球的本质热爱放在首位的规划者,毕竟“热爱足球”本身已是最好的结果。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5月31日上午,提前知晓国足将失去剩余3个主场优势的相关人士开始协调球队的“转场事宜”——按照最新计划,国足全体将士将于6月2日乘包机前往迪拜,本组剩余7场世界杯预选赛(国足3场,对手分别为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和叙利亚队)已确定从苏州赛区转移至迪拜继续进行。

中国足协中午13时在官网发布公告:“鉴于马尔代夫、叙利亚国家足球队内近期发生疫情感染,根据中国关于入境人员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马尔代夫、叙利亚两队入境参赛需严格隔离,不能如期参加比赛。根据亚足联的建议,中国足球协会同意,决定2022国际足联卡塔尔世界杯&2023亚足联中国亚洲杯联合预选赛第二阶段(四十强赛)A组的剩余比赛将不在苏州举办,转移至阿联酋迪拜继续举行,中国足球协会将全力做好赛事的各项备战工作。”

就在12小时之前,国足还因为打了一场“正常的比赛”让球迷重又燃起希望,买到门票的球迷还在计划前往苏州现场为球队呐喊助威——取胜关岛队的比赛,国足最大的收获,是他们做到了像一支正常的球队一样投入比赛,至于比分其实并不重要,哪怕进攻效率不高、门前把握机会能力还需加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zm.cn/,亚洲预选但教练组已经清晰展现出了布阵意图以及换人思路,场上球员也做着他们在各自位置上擅长做、应该做的事情:比如武磊的突击,张稀哲的调度,吴曦的插上,韦世豪的内切,吴兴涵的传中,艾克森的接应,阿兰的串联……除了防线未受考验,至少球队看上去“运转正常”。

但对国足最为不利的意外终于发生:从苏州赛区转至迪拜,不但意味着中国足协为争取主场优势所付出的一切努力白费,苏州赛区必须承受重大经济损失,更意味着国足晋级12强赛需要克服更多难以想象的困难。

据记者了解,5月30日国足7:0轻松战胜关岛队当天,本是同组马尔代夫队和叙利亚队原定进入苏州赛区的时间——两队同在阿联酋迪拜集训,计划乘坐同一架次航班(包机)来华由浦东机场入境,待入境防疫检测结果合格后以完全封闭的形式进入苏州赛区,但问题出在两队登机前的核酸检测。

马尔代夫队有球员登机前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根据规定,该球员以及“密接者”总共7人无法获得来华必须的“健康码”,因此马尔代夫队与叙利亚队只能在迪拜“滞留”等待进一步消息。亚足联展开紧急“救援工作”,但在不容丝毫疏忽的防疫规定面前,40强赛只有“易址”才能继续进行——最终的协调结果,是国足和关岛队由苏州赛区转移至迪拜赛区,中国足协为顾全大局决定作出牺牲。

这无疑是一次伤筋动骨的“牺牲”:赛区经济利益受损还在其次,国足晋级12强赛前景不妙才真正要命。

与国足同组的叙利亚队5战全胜积15分领先国足5分,在剩下的3场比赛当中,国足想翻盘成为小组第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坐稳小组第二进行横向比较再以“成绩最好的5支小组第二球队”身份晋级12强赛才是现实路径。

但国足从安全周到的主场苏州赛区转移至情况不明的迪拜客场,体能消耗自不必说,球队在对阵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叙利亚队时能否稳定心态亦不好说。

国足积分落后,“亏”在第一阶段客场,不但被菲律宾队逼平还被叙利亚队“绝杀”(这场比赛直接导致里皮离开中国队),如今比赛转至迪拜,叙利亚队以逸待劳,菲律宾队更是看到制造变数的空间。

按原定计划,菲律宾队本该于今日来华进入苏州赛区,该队将于6月3日对阵关岛队,随后6月9日对阵国足——阵容不整导致球队实力大打折扣是此前国足收到的“利好消息”:正在多哈进行集训的菲律宾队5月29日宣布,有多达9名球员因各种原因无法来华参加40强赛剩余比赛(4名首发主力球员),其中包括首回合“零封”国足的门将埃瑟里奇。菲律宾队在官方社交平台上给出的数字是“19”,该队在增补4名球员之后仍然只有19人能够来华参赛,已经凑不齐一支23人完整球队,但40强赛改址迪拜,菲律宾队又开始征召球员希望与国足竞争小组第二排位。

赛会制赛事历来情节曲折,尤其涉及到各组特定球队横向比较积分以确定晋级资格的复杂局面,各支球队不得不“各显神通”,但前提还是“打铁自身硬”——无论国足在6月15日对阵叙利亚队之前出线局势如何,留给国足的路只有一条,这条路或许无关胜负,但一定寄托着球迷对这支球队最质朴的期盼:打出高质量的比赛,打出国家队的志气。

国足还要为冲出40强赛包围圈煞费苦心之时,日本队已经在10∶0轻取缅甸队之后成为亚洲区第一支晋级12强赛球队——小组赛前6场比赛日本队6战全胜总共打进37球且1球未失,提前两轮晋级12强赛的结果顺理成章;

澳大利亚队与日本队情况相仿,该队出线分,同组排名第二、第三的科威特队和约旦队同积10分,丝毫影响不到澳大利亚队挺进12强赛的步伐;

而此前有些“大意”的韩国队则在朝鲜队退赛之后跃居小组头名,按照目前积分规则,韩国队3场比赛2胜1平积7分和黎巴嫩队分列小组前二,土库曼斯坦队和斯里兰卡队这样的对手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亚洲强队目前只有伊朗队晋级12强赛形势尚不明朗:目前少赛一场的伊朗队4战积6分落后同组伊拉克队5分、巴林队3分,虽然接下来伊朗队面对香港队和柬埔寨队难度不大,但伊拉克队和巴林队并不愿意给伊朗队任何机会,伊朗队只有死磕伊拉克队和巴林队,才能踏进12强赛征程。

日本、伊朗、韩国、澳大利亚是当前亚洲最强4支球队,今年5月27日国际足联公布最新一期会员协会球队排名,上述4支球队构成亚洲足坛第一集团——这4支球队之后,亚洲球队排名依次是卡塔尔、沙特、伊拉克、阿联酋、中国、叙利亚、阿曼和乌兹别克斯坦,这8支球队是亚洲第二档次球队,身在其中的国足无论与谁交手,自身实力均不占优。

换句话说,以“拿到世界杯决赛圈门票”为目标的国足非但不能满足于仅仅在40强赛突围,还要力争在12强赛中打进前四,而面对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第一档球队和自己并无把握战而胜之的第二档球队,12强赛的艰难可想而知。

亚足联与国际足联公布的赛历显示,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12强赛的时间是2021年9月至2022年3月,比赛分为两组,每组前两名球队直接晋级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两个小组第三名球队进行附加赛,胜者再参加洲际附加赛“争抢”决赛圈门票。

一旦条件允许,今年12强赛将以主客场形式进行,不再享有赛会制主场优势的国足能否在客场之旅中发挥超强战斗力,将直接决定这支球队的出线前景——至少以往国足世预赛的战绩,完全不足以让球迷感到乐观。

因此40强赛的胜利,除了可以让球队在12强赛真正到来之前保持宽松心态别无大用,倘想成为世界杯常客且有所作为,中国足球真正需要的,必是底气和实力,是校园和社区里千百万爱踢球的少年,是把对足球的本质热爱放在首位的规划者,毕竟“热爱足球”本身已是最好的结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