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兄终弟及Say No!沙特国王:我的王位只能让我儿子坐

“开国国王娶38个妻子,现有5千多个王子”,在谈及沙特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由王国直接治理的国家时,我们总是将眼光集中到了其王室家族的种种八卦传闻中。实际上,拥有巨额财富的沙特王室,尤其是其现任国王和新王储,也有一颗唤醒这个中东沉睡大国的雄心。

2017年6月21日,全球媒体都被一则来自沙特的简短王家敕令震惊:沙特国王萨勒曼下令,罢黜侄儿纳伊夫亲王的王储地位,并解除其兼任的第一副首相、内政部长、沙特政治与安全委员会负责人等一切职务;同时任命儿子穆罕穆德本萨勒曼为王储和第一副首相,他原任的国防部长和经济发展委员会等职务不变。

当地时间2017年6月21当地时间2017年6月21日,沙特阿拉伯麦加,伊斯兰教圣城麦加举行王室成员向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效忠的仪式。(CFP 图)

很难想象,到了21世纪社交网络时代,竟然还有国家在上演“夺嫡”的戏码。加之近年来,中东和阿拉伯世界地区局势可谓风起云涌,作为全球仅有的王国直接治理国家之一的沙特,此番换储可以说是吸引到了全世界的共同关注。

沙特的重要性还在于,它在阿拉伯半岛面积最大,系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和输出国,也是海湾地区石油富国中人口达到3000万级别的唯一国家。更重要的是,在当前伊斯兰意识形态渐趋极端化以及全球反恐形势愈来愈严峻的背景下,沙特与该地区另一大国——伊朗一样,也是一个以纯洁思想著称的政教复合政体;此外,颇不凑巧的是,这两个国家刚好在宗教上属于历史上冲突久远的不同教派,国体上则前者为传统王国,后者系革命性的伊斯兰民主共和国。

只有了解了这些基础的地缘政治、宗教冲突等背景知识,才有可能洞悉沙特此次夺嫡换储事件的深层次原因。

莫说是中国读者会觉得沙特的这些王公名字难记,笔者以为,即便是沙特国王本人,恐怕都极有可能混淆这次更换王储牵涉到的各位的身份。但其实要从沙特王家人事上理清这件事并不困难,只要记住一个大约的线索就好。

不论搜索网站对沙特王室的历史溯源与描述多么复杂,但追根溯源,现在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又称沙特第三王国),是在1932年由现任萨勒曼国王的父亲阿卜杜尔-阿齐兹(西方人习惯称为本沙特)国王所创建的;而按照沙特王家法令,只有这位缔造者的直系后裔才有资格继承王位,这一点对当前正在沙特发生的事情至关重要。

2015年1月23日,时年79岁的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继位沙特国王。(网络图)

1953年11月9日,第一代沙漠之王阿卜杜勒-阿齐兹在睡眠中因心脏病突发而安然逝去,他去世后,直到如今的2017年,沙特王位一直在其最能干的几个儿子之间流转,目前的萨勒曼国王也不例外。

记不住这些国王的名字没关系,记得如下简单事实就行:第二代到目前的6位国王都是第一代老王的儿子,据统计,沙特建国老国王留下了大约100个子嗣,其中儿子有45人,而45人中,因为出身地位有资格问鼎大位者约10个;也就是说,在实际的王位继承秩序上,沙特遵循了古老的游牧民族传统:兄终弟及。

2012年之前,现任国王萨勒曼是副王储,第一王储则是老国王的另一个儿子纳伊夫亲王,也即本次被废黜的纳伊夫亲王之父。2011年,老纳伊夫去世,遂使萨勒曼递进一位,成为正王储。2015年1月23日,阿卜杜拉国王过世,同日,作为王储的萨勒曼以79岁高龄继位。

当地时间2016年3月11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和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观看代号“北方雷霆”的大规模军事演习。(CFP图)

萨勒曼国王继位后,照样任命老王在世的另一位儿子穆克林为王储,而小纳伊夫则继承其父的余荫,成为副王储。这使得小纳伊夫在王家第三代中占据了非常优势的位置,他因此有可能成为第三代中第一个担任国王的人。

2015年10月,出乎所有人意料,穆克林亲王“主动”辞去了王储职务,于是小纳伊夫亲王自动递进,成为第一王储,而现任国王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我们不妨称之为小萨勒曼,成了副王储。

最后,不到两年,在国王81岁的时候,纳伊夫王储被废黜了,于是现任国王的儿子小萨勒曼顺理成章,成了正宗储君。

有“黑太子”之称的纳伊夫本阿卜杜阿齐兹(左)与其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图据美联社)

以上简单叙述可以看出这次事件的不寻常,必定出于国王和夺嫡的原副储君处心积虑的策划。兜了两年的圈子,要害都在一件事,现任国王要确保自己的儿子,一位1985年出生的地道80后,无论如何要夺取王国的第三代王位。熟悉我国历史上草原王国历史的读者不会陌生,这是一个改变规则的历史时刻,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传统将让位于父子相传的新方法。

至于沙特原有的各种推选国王和王储的王室委员会及机制,在专断的王权面前,都不值一提,因为这些委员都是国王任命的。更重要的是,据说每年国家800亿美元预算中高达20亿美元是王室家族和亲族使用,而且借国王的任命,各种大型工程与商业的收入甚为丰厚,而所有的这一切,国王都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因此,谁又会真的有动力去反对国王的决策呢?

以此看,本次的夺嫡事件确实像一个古典戏剧中的宫廷权力游戏。然而,正如上述,沙特王国的缔造本是现代史的事件,沙特历任国王并不是对外部世界毫无所知的闭关自守之士。恰恰相反,从一战后老沙特王与大英帝国的周旋,到二战后与美国的长期亲密关系,沙特王室是一个对现代国际权力架构非常敏感,并能游刃有余的家族。

萨勒曼国王继位时已经79岁高龄,不少评论家曾预测,在他主政期间,不会有太开拓性的政策变化,也就是说,他会以相对稳重的方式来治国。然而,事实发展已经证明刚好相反。

进入21世纪,沙特面临的内外情势,发生了不同于以往的巨变。第一个大冲击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国的社会巨变。对于沙特这样的君主专断和教法治国体制而言,这样的冲击可能带来天地翻覆的前景。而且,一直以来,沙特都很难容许在社会政策方面大的改革,用已逝苏尔坦王储的话来说则是:不需要变化,但需要发展。

一个有意思的事实是,现今的沙特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30岁以下年轻人占人口的70%,而且,随着旅游业和商业的发展,加之教育的改进,年轻人求变的心理很旺盛。要消弭现实的社会对决,让王权转移到更年轻的一代人手中,这无疑是一个可能的选项。如此,小萨勒曼的正位就成了一个给社会希望的信号。这是国王和王室顾问们精心算计过的。

近年,沙特政府鼓励私有经济的发展,以减少国家经济对石油出口的依赖。(CFP 图)

此外,沙特还面临多方面威胁,首先,新崛起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会正抵消其宗教正当性;其次,受伊拉克战争影响,地区老对手伊朗趁机坐大,阿拉伯世界的埃及远水不解近火,在中东沙特成了抵挡伊朗渗透和扩张的当然盟主。

1979年以后的伊朗,就没有停止过输出革命的步伐,并且借此扩张地区权力。从早期的黎巴嫩,到也门现在的武装和叙利亚的阿萨德残余政权,乃至本次断交的卡塔尔,无不闪动着伊朗的身影。

故此,在2015年萨勒曼国王继位后,沙特罕见地主动军事干预叙利亚与也门的局势。新王储曾以全世界最年轻的国防部长闻名,其父要其执掌进行军事干预也门的行动,无外是在树立起在军界的权威,增长其军事羽翼,最终目标当然还是在有朝一日继承大位。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这次的夺嫡绝非一朝一夕的偶发事端,15年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已经为美国同情和理解变更王储纳下投名状。可惜的是,沙特虽拥有强大的进口现代化军备,其在也门的战事却屡遭挫败,洋相百出,这就逼使国王必须采取断然措施,不然一旦在也门和叙利亚的挫败效应扩散,更换储君,更改继位制度,这盘大棋将失去基础。

过去几年,我们几乎是在一波又一波“逃离北上广”的陪伴中度过。这其中有雾霾的阴影,城市的重压,也有说走就走的旅行。实际上,逃离北上广只是故事的开头;逃离的人们是谁?都去了哪里?在做什么?

突然之间,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刮起了一股崇尚口红的风气。许多女性像集邮一样收集口红,甚至有人将口红视为检验男朋友爱意深浅的工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zm.cn/,沙特阿拉伯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