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29年商业化改革涨薪、反腐…依旧0:1不敌日本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在2022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B组第二轮比赛中,中国0:1不敌日本。

日方球员伊东纯也助攻大迫勇也破门,下半时国足进行人员大幅轮换,但也没能取得好的效果。最终国足不敌日本遭遇两连败,以0分0进球两连败的战绩小组垫底。

“即将开战的12强赛中国队和日本队比赛场地——哈里发国际体育场,也是2011年亚洲杯决赛的舞台。那场比赛中,日本队凭借着李忠成的绝杀成功将比赛拖入加时并成功夺冠。今天晚上和中国队的比赛,让我们一起取得胜利吧。”

出人意料的是,大部分国内球迷,并不反对日媒提前庆祝胜利的行为,而是把希望寄托于国足能够在这场比赛中,赛出风格,赛出精神。

作为全球最负盛名的体育组织,FIFA每年都会公布会员球队的年终排名。尽管世界排名有很多局限性,不能准确描述出排名靠前球队的成绩,但却能验证“坐在最后几排的基本都是差生”这个线月,在国际足联公布的世界排名中,中国男足位居第37位,苏格兰、澳大利亚和俄罗斯尾随在国足之后。这是国足曾经获得过的最高世界排名,而此时日本的世界排名是第20。赶上日本,那时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到了1999年,国足排名断崖式地掉到了88名,并在之后两年分别获得75和54名,日本则在这三年里分别排在第57、38、34名。赶上日本队的希望,这一次就真的只能交给时间了。

中日之间差距的突然放大,让球迷和监管部门意识到,这中间一定出了巨大的问题。

在整顿工作中,前足协副主任阎世铎在通气会上表示:“不管是谁,只要坦白并退款将不予以曝光及处分。”

顶不住压力的浙江绿城俱乐部的老板宋卫平主动向足协坦白了在2001年9月绿城与中远的比赛中,为了晋级甲A,买通裁判影响比赛结果的事。

向足协坦白过后,宋卫平也很仗义,立刻拨通了龚建平的电话,龚建平就是那场比赛里收了绿城俱乐部4万元钱的裁判。

龚建平等待这个电话已经很久了,去年写给上级部门的匿名信《一个执法过杭州比赛裁判的自白》就是出自自己之手。

而事实上,在中远1∶0战胜绿城的那场比赛中,绿城第8分钟在一次反击中由谭恩德打入一球,但被判越位在先。第14分钟,中远队的沈晗突入禁区,绿城门将高树春在扑到球后把沈晗带倒,主裁判龚建平判罚点球,还引起绿城队员强烈不满,并罢赛3分钟。

刚刚担任国际裁判员的龚建平,身陷泥潭却又无力改变,天真的以为靠自己的自首和举报,能为足坛换来一片新鲜空气。

“甲B五鼠案”让足协迅速的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包括绿城在内的五支球队进行处理,但因为吹黑哨收受贿赂在当时的足坛并非少见,大规模整改对足协的内部的稳定及外部的形象都有很大的影响。

于是,龚建平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因为受贿、假球、黑哨而被判刑入狱的裁判。2003年1月29日,宣武区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龚建平有期徒刑10年。

2009年,“中国足球打黑第一人”,浙江省体育局前局长陈培德谈起那场打黑风暴时表示:“最遗憾的是只判了一个龚建平”。

1924年,现代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成立,并于1931年加入国际足联,后因台湾问题短暂退出过足联。

而日本也是在20世纪初才开始推行足球运动,尽管有了自己的全国性赛事,但喜爱棒球和相扑运动的日本,足球在那时并未线月,中国足协在北京西郊的红山口召开了著名的“红山口会议”,会上,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写下了一个大大的“发”字。

之前的日本足球队,全部由工业财团赞助,球队名称也是以工业财团为命名,例如古河电工、三菱重工、日产汽车,球会经费全部由工业财团承担。

成立了日本职业足球联赛后,J·LEAGUE联赛决定全面革新,放弃旧制度,禁止球队以商业赞助命名,改用所属城市名称。

由于9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强大的消费力推动,加上电视转播及市场推广所获得的收入令球会实力大增,因此球会有财力输入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外援球员,而日本国家足球队的实力也得以提高,1998年更首次出席世界杯。

以职业化作为足球改革的突破口,最主要的动机是让各参赛球队脱离原有的政府行政体育机制,完全以商业化和市场化作为生存发展的手段。

红山口会议后,中国出现了第一批“足球俱乐部”,不过其中很多是并未完全脱离原地方体委的个体,比如北京国安、广州太阳神。直到1993年12月上海申花成立,中国才出现了完全脱离政府机制的职业足球俱乐部。

而与此相反,诸如辽宁队、八一队等原专业体制下的老牌劲旅,则多年内始终无法真正脱离原有政府行政关系,最终面临降级甚至解散的困境。

在这一年的甲A联赛中,上海申花以10胜6平6负的战绩,获得联赛季军。第二年又创下了十连胜的记录,并最终以22战14胜4平4负积46分的成绩,获得该届甲A联赛冠军。

球队队长范志毅也是在这个时候,因为表现出色,打进15球,获得了甲A联赛的金靴奖。

与此同时,各职业联赛俱乐部自主管理和运营赛事,由于管理水平不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zm.cn/,中国队不少俱乐部开始闹“粮荒”。球员薪酬缺斤短两,俱乐部经费缺口日增。

衣食不足难知荣辱,收买球员、培植黑哨、寻求保护伞的初始“缺口”就此打开。

短短数年,中国足坛乌烟瘴气、声名狼藉。直到龚建平被判刑,首轮打黑为中国足球敲响了一记警钟。

2002年,这一年对于中日足球都都非同小可,首次入围世界杯的中国年终排名第63,而在世界杯小组出线年,国足的年终排名滑落到第86,日本第29。04年好不容易上升到第54,而日本的排名早已上升到第17。05年国足第72,日本第15。

而从这之后国足的年终排名一直都在80开外,06年第84,07年第81,08年更是获得了获得第100的排名,这一年日本第35。

当民营资本大佬们在足坛开始强势崛起后,“暴发户”的摆显心态让俱乐部体制得以暂时喘息。

2011年,中央高层多位领导相继“关注足球”,中国足协又开始了新一轮整顿工作。截至南勇、杨一民等足协高官“出事”前,至少已有21名足协官员、球员和俱乐部负责人被捕或遭拘押。

但到了年终排名,国足排名反而下降一名,滑到85名,反而是女足排名上升两位,重返世界前十、亚洲排名第三。

从1999年到2014年,日本J联赛相继导入乙级、丙级联赛,以及第四级联赛JFL。升降级的制度让J联赛充满活力,也令日本成为亚洲最实力的足球强国之一。

另一边的国足,似乎日本球队用过的所有方法都试了个遍,商业化改革、引入升降级制度、接入体育彩票支持……但结果却在成绩上不断刷新下限。

09年9月国足排名第108,这也是最低FIFA世界排名。2010年的年终,男足排名上升到了第87位,而我们的近邻日本跻身到前20的行列,位居第17。

纵观中日近十几年的国际足联排名,日本始终在中上游徘徊,而国足则已经被甩得无影无踪。

2021年,FIFA公布的年终世界排名上,亚洲排名最高的是日本男足,世界第27名,国足位列亚洲第9,世界第75。

几天前,球迷们还在讨论,中国队即将面对老对手澳大利亚,是否能有望创造奇迹。主教练李铁当时回应:”尽管澳大利亚队实力更强,但国足绝不会放弃任何一场比赛。“

提前一周抵达多哈开始备战,还配备了埃克森、阿兰、蒋光太等归化球员。甚至有人分析,这个时段的澳大利亚,并不是完整的澳大利亚,他们有队员伤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