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沙特阿拉伯 ②:利雅得的现代生活

我匆匆赶到胡富夫的汽车站,取了车票后就被司机催着赶紧上车。刚坐定,我环顾四周,发现竟然有好几个没戴头巾的女性,她们看上去像是来自菲律宾的劳工。我心想,首都利雅得果然与众不同,连开往那里的大巴都更开放和自由。于是,我赶紧摘下头巾、披下头发,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快到利雅得的时候,夕阳映红了大半边天,大巴向茫茫沙海中火红的天空尽头行驶着。 夜幕降临后,我们驶进利雅得城区,路边开始出现各种巨型商场和超市。利雅得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城市,光是从汽车站到我的沙发主Lola的家,打车就要人民币100元,而从地图上看,我只是从城市的南边到了东边而已。

Lola算是沙特的中产阶级。她与丈夫、两个孩子一起住在一个带独栋院子的三层大别墅里,一层是厨房、餐厅和客厅,二层是居住区,每个人都有带独立卫浴的房间。三层是露台,可以举办烧烤派对。

这么大的家,对她来说并不难以打理,因为她有一位来自苏丹的女佣和一位来自巴基斯坦的司机。她告诉我:“沙特人家庭观念很强,大部分本地人都住在这样的别墅里。以前沙特女人不能开车,家里有时候男人不够用,所以很多家庭都会雇佣司机为女性开车。”

过去,沙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禁止女性驾车的国家。实际上,并没有法律明确禁止女性驾车,但女性无法获得驾照,开车上路属于无证驾驶。 2018年6月开始,沙特解除禁令,允许女性开车,如今,Lola也在学习开车,准备考取驾照。

单从物质生活来说,Lola的生活确实算得上舒适。一日三餐要么让司机出去买回来,要么是让女佣做,她自己偶尔的“下厨”仅仅出于乐趣。所有家务都由女佣承担,家里任何时候都一尘不染、井井有条。出门开车十几分钟就有大型超市,可以买到包括三文鱼、龙虾、各种水果甚至中国酱油在内的一切商品。而我们所熟知的国际连锁品牌,如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Costa等,在利雅得也是一应俱全。

沙特的餐厅大多都分为单身区域和家庭区域,单身区域一般只有单身男性才能就餐;家庭区域有帘子,可以让蒙面的女性取下面纱吃饭。家庭聚餐、女性朋友们聚餐时,都会找有家庭区域的餐厅。

被她这么一说,我也放松了下来,这才注意到这个咖啡店居然还轻轻播放着背景音乐。我环顾四周,发现顾客们都在各顾各地看书、写笔记、玩电脑、交谈,没人在意我们两个没戴头巾的女性。“但是,”Maha告诉我:“变化是近十年才有的,以前的社会非常严格,路上会有宗教警察检查衣着,女人必须蒙面,音乐也被严格禁止,我们甚至不能在自己的车里听歌。”

我们才聊了一会,店员们就开始忙着把咖啡店的窗帘拉下来,人们似乎也像接到了信号一般,放低了交谈的声音。Maha压低声音对我说:“现在是祷告时间,咖啡店会暂停营业。”

店员们拉下所有窗帘后,在空地铺上地毯,排成一排开始祷告。低声交谈的顾客纷纷停止说话,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只剩下祈祷者的低吟轻轻回荡在耳畔。但这家咖啡店并没有锁门,顾客在这期间可以进出,只是,新顾客进来后,需要等到祷告结束后才能点单。

哪怕对于宗教信仰不同的外国人,搞清楚每个城市的不同祷告时间也尤其重要。如果没计算好时间出门,很可能遇上所有店铺都关着、无处可去的情况。

过去,沙特没有电影院,人们只能去邻国巴林看电影。2018年4月18日,沙特首家商业电影院在利雅得开业。

Lola家附近的商场里就有一家Vox电影院。由于刚开不久,电影院的所有设备都很崭新,皮椅沙发格外舒适;电影院外,有卖爆米花、可乐和冰激凌的窗口,也有咖啡店。这俨然是一座设备和配套齐全的现代化影院,只是,它的顾客大部分都是穿着黑袍的女性和穿着白袍的男性。

对于电影院的开业,沙特人难掩兴奋,Lola说:“以前我们得开车5小时去巴林看电影,现在开车10分钟就可以在家门口看电影了!”

一天下午,我和Lola一起去了一个类似于“嘉年华”的冬季临时户外游乐场“撒哈拉城”(sahara city)。在这里,有包括沙漠摩托、遥控赛车、鬼屋在内的各种游乐设施。无论是组织还是管理,都非常有序、井然。

尤其令我震惊的是,在这个曾禁止音乐和舞蹈的国度,竟然可以在户外听到音乐、看到舞蹈和杂技。晚上,舞蹈团穿着华丽的演出服,在游乐场里巡回演出;大舞台上,各式各样的杂技和歌舞正在上演。虽然大部分女性都蒙着脸,但她们似乎没有刻意保持“不苟言笑”的状态,连Lola都会跟着音乐的节拍打起响指,感叹一句:“现在的生活比以前丰富多了。”

Maha叮嘱我,“你一定要去使馆区看一下,因为即使过去社会很保守、路上遍布宗教警察时,使馆区也是利雅得的一个‘天堂’。我们年轻人特别喜欢去那里的咖啡店,因为那个区域可以不穿黑袍、不蒙面。”

如Maha所说,使馆区气氛上确实很不一样。街道两边种了密密麻麻的椰枣树,让人步行时不用暴露在烈阳之下。建筑相比其他地方更富有设计感。大部分女性都不蒙面。小小的休闲广场里,有三四家咖啡店,有的女性走进星巴克之后,甚至会摘下头巾、披下头发。所有人看上去比外面更轻松自在,而不会显得紧张兮兮。

可是,在使馆区之外的利雅得,哪怕是王储大刀阔斧改革后的今天,大部分沙特女性依然穿着黑袍并蒙着脸。就连Maha这样自由开放、思想前卫的女孩,出门也会穿彩色长袍、戴上头巾。她坦言:“虽然我不想这样,但沙特对女性的压力无处不在,如果不戴头巾出门,很可能会被男人偷拍,并被分享到社交网络,被广大网友批判。”

她还说,对于沙特女性来说,蒙面的要求是必须尽可能少地露出眼睛的部分。“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睑总是不断和黑布摩擦,很不舒服。面纱即使材质再好,在炎热的夏天或不通风的车里,有时也会让人感到呼吸困难。”

抱怨了一通后,她苦笑一下,说:“但这几年社会已经改变了很多,现在路上没有检查衣着的宗教警察、不强制蒙面了。而且,女性被允许开车和独自外出,我们甚至还可以上体育课了。”

如她所说,对于沙特女性来说,一个令人高兴的变化是,2017年,沙特教育部宣布将逐步开设针对女性的体育课,女性健身房也陆续开始营业。

我的沙发主Lola每天都会去健身房上游泳私教课,并做一些有氧运动。到利雅得的第二天,我就迫不及待地和她一起去体验“女性健身房”。

司机把我们载到一幢看上去约3层楼的建筑门口。从外观看,这座大楼像是被废弃的,因为所有的磨砂窗户都拉着帘子,看不到里面的灯光,只有最高处的招牌“Ladies fitness”(女性健身房),显示着它正在营业。

我推开门并绕过一个屏风后,立刻柳暗花明。这个全部被窗帘封闭起来的空间,内部极其敞亮、干净,除了前台之外,还有一个供顾客休息的沙发区域和一个供孩子玩耍的儿童乐园。两个没戴头巾、穿着健身房制服的女性工作人员着让Lola登记我的访客信息,然后微笑着欢迎我体验这里的设备和课程。

教室两边的架子上整齐地堆放着各种瑜伽垫、杠铃、健身球等辅助器材。那8个正在上课的女性,面对镜子排成两排,跟着教练的口令做着各种动作。8个人里,只有1个和我一般是正常身材,其他7个都过度肥胖。课才上没多久,她们就满身大汗、气喘吁吁,菲律宾教练不得不反复提醒她们“不要勉强,量力而行,循序渐进”。

一份2015年的研究报告显示,沙特女性的运动量在38个穆斯林国家中排名第37,73.1%的女性不参加任何体育运动。如今,女性健身房和体育课程,对沙特女性来说,无疑是强身健体和保持健康的好途径。

虽然如今的沙特社会正在经历剧变,但道阻且长。纵使社会不再强制女性穿黑袍、戴面纱,也渐渐放开了各种限制,可无处不在的传统社会压力,依然让大部分女性无法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但至少,这些年的变化,对沙特女性来说,是个好的兆头、好的开始。

在利雅得的最后一天,我打车去了位于利雅得西北部的沙特古都遗址——德拉伊耶(Dariyeh)。这个沙特家族的发源地、曾经的內志地区首都,如今正在修缮和改造,尚未对游客开放,但我从城墙外依然可以看到一些土色建筑和狭窄的小巷,它们虽然看上去破旧、古老,但倒是更契合沙特的沙漠地貌。

如今,这个“沙漠小城”德拉伊耶和巨大的现代城市利雅得之间,几乎找不到任何相似之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zm.cn/,沙特阿拉伯队石油的发现让內志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不再是过去那个缺水、缺食物的贫瘠之地了,如今,沙特从非洲进口便宜又可口的蔬果,海水淡化产能位居世界第一。唯一不变的,似乎就是他们一如既往地喜爱把窗户设计得很小、甚至没有窗户,一如既往地厌恶炙热的太阳和冗长的白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