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侠:中国人口怎么啦

最重要的,是回归真正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坚定马列主义、思想,树立高尚的道德情操与理想,人人平等,团结互助,爱学习、爱劳动、能创造,没有失业压力,没有高低贵贱的工作,都是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富裕幸福作贡献,同时要懂得青年的生育也是建设社会主义美好家园的职责之一……这样的话,还有谁会排斥亲情、排斥天伦之乐、排斥大家庭的温暖而不愿意生育呢?

中国大陆共141178万人(2020年),与2010年(六普数据)的133972万人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年平均增长率为0.53%,比2000年到201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0.57%下降0.04个百分点。

联合国曾经预计,中国人口将在2030 年达到14.6亿的峰值,之后开始下降。如果真是如此,这就意味着中华民族可能消亡。

本人说不清这个预计是否科学,但六普全国总人口是13.39亿人,比五普的10年(1990-2000年)增加7390万人,增长了5.84%

再者,所公布数据的准确性也说不清。七普的具体年龄表没有找到,但将2000年与2010的五普、六普表对照,竟发现有些蹊跷:

正常情况下,老一代人口是逐年减少的。五普到六普这10年间,90后、80后、70后正值青壮,死亡率低,变动幅度不大,是正常的;但部分年龄段人口不是降低,反而是增加,比如2000年的11岁,到2010年就是21岁,这个阶段的人数竟无端增加了140多万。为什么呢?

还有20-29岁这个年龄段,到2010年,也就是30-39的人,在10年间也莫名其妙地多出几百万。奇怪吧?

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只要无战乱,人口都会快速增长,如秦帝国十多年短期的统一,人口就增加了几百万,到秦朝末年战乱前已上升为2000多万。一个秦末农民战争,到汉初人口竟只有600多万了。又经过二百年的和平建设,西汉末年的汉人口已快速增长到5900多万。

其它历朝历代也如此,像新中国之初,和平建设到1976年时,全国人口已由4.5亿多上升到9.37亿多。

这与“传宗接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中华文化有关系,更与毛主席的话“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除了党的领导之外,六亿人口是一个决定性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1958年春《介绍一个合作社》)有关系;而且针对西方对中国人口多的攻击与国内某些经济学家对人口多的担心,毛主席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的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某些学者甚至断定,农业增长的速度还赶不上人口的增长的速度。他们认为,人口多了,消费就得多,积累就不能多。他们只看到人是消费者,人多消费要多,而不是首先看到人是生产者,人多就有可能生产得更多,积累得更多。显然,这是一种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

因为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及本世纪初中国才有了那么巨大的、高素质的人口红利。

但是,同样是和平建设时期,同样是这个中华民族,最近20余年的中国生育率却低于更替水平(2018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提案“中国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达20余年,如不尽快调整人口政策,增加人口,中国将会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故建议尽快全面放开三孩政策”)。

《中国统计年鉴2016》公布的全国百分之一人口普查结果:2015年,中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47。此数据不及人口世代更替水平2.1的一半(人口更替是人口统计学术语,指出生者增补死亡者。生育更替水平是指生育水平,即同一批妇女生育子女的数量是否能替代她们本身以及其伴侣,若相等,即净人口再生产率为1.00,恰好等于更替水平,出生和死亡将逐渐趋于均衡,在没有国际迁入与迁出的情况下,人口将最终停止增长,保持稳定状态)。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人口出生率同比下降了0.52,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而且是二孩开放时。

更有专家预测,未来十年中国人口生育率将下降一多半,即,新生人口将从2017年的1700万下降到2027年的800万。

而公安部近日发布的《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人。新生儿出生数量较2019年下降了170多万。

也许有人会说,发达国家普遍生育率低,甚至出现负增长,都是因为高度发达条件好人们不愿意生育;而发展中国家生育率高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百姓把儿女作为劳动力或是防老措施看待的;中国近年生育下降,正是经济高度发展的象征。

至于理由,除了常见的表面解释,比如,现在抚养孩子成本太高,民众负担不起(有人统计,目前在大城市,一个孩子从出生到上大学,平均每人每年要花费大概两万到三万元,这还不包括父母的机会成本以及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女性受教育程度高了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国家推广养老保险全覆盖,农民工也降低了对养儿防老的依赖,等等。其实,还有一些更重要的、隐性的原因风气的邪恶、道德的沦丧:(具体表现)

其三,结不起婚,没法生育。《2018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单身成年人口数量早已经超过2亿人。

其四,以色侍人,而且族类日趋低龄化、高龄化,担心生育会影响体形,影响卖淫生意。

其五,数千万同性恋者(有统计数据称,我国15岁至60岁的同性恋人数约为3000万,或超过4000万,另有数据显示为5000万)不能生育。

其六,因营养、疾病、亚健康、遗传、环境、有害食品等不良因素造成的先天无生育能力等。据中国妇联第六届执委、原中国计生委副主任吴景春早在2011年就说过,中国育龄夫妇不孕不育比例达1/8,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5000万,并在逐渐增加。(中新网)

《世界移民报告2020》显示,中国已成了继印度、墨西哥之后跨国移民最大的来源国,居住于中国以外的移民人数为1070万。另有数据显示,每年移出人口(含偷渡人员)约为40万。

解心网消息: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自杀人数却占世界自杀人数的四分之一。中国每年因自杀死亡人数为28.7万,自杀已成为全中国人口第5位、15至34岁青少年人口中第一位的死因。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执行主任费立鹏公布一组数据令人触目惊心:中国每两分钟有1人自杀死亡,8人自杀未遂。

“和平”时期的人口下降,中国以前,包括“万恶的旧社会”都没有!那时社会稍有平稳人口就必然会迅速上升,而今,只能是等同于战乱或更甚于战乱;再横向比,则正趋于苏联解体时的俄罗斯等国。请继续往下看。

据报道,苏联解体后(即倒退为资本主义),卢布的价值接近废纸,许多人毕生的积蓄毁于一旦,沦为赤贫;曾经的科技大国俄罗斯,科学家和工程师在变轨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整个科研体系完全被破坏,科学在走向死亡;工业投资下降了80%多,工厂根本开不了工(1985年时,苏联经济总量是中国的2.5倍,20世纪末只有中国的1/5),整个工业基础都毁掉了。

军事上。强大无比的军力更是几乎全面垮掉:令欧洲与美国人惧怕的装甲战车、直升机、战斗机,连同45万苏联军队,一同从驻守地撤回老家,人员被遣散(每个人发给不值1美元的5000卢布遣散费),各种装备与核动力潜艇、航母舰队、大批核潜艇等,在美国经济援助委员会的监督下,被苏联人自己肢解,然后以“废铁”的形式出卖作战能力可想而知。

而边境军队在用摩托车和中国老百姓换暖瓶、水果等生活用品,大批的直升机、防空导弹、坦克等武器被扔于荒野

更悲惨的是妇女,大批来自前苏联贫穷地区,如俄罗斯、罗马尼亚、乌克兰等国的妇女,在死亡、饥饿和贫困下被绑架、被哄骗、被勒索沦为性奴,她们各种疾病缠身,被折磨死、打死的不计其数。

据官方统计,每年约有20万成年妇女和未成年女子从东欧卖往中欧和西欧,有的被再次转卖到美国。社会分析家则认为,这个数字实际上只是冰山一角。如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的摩尔多瓦,独立后有40万妇女被迫沦为妓女(约占该国妇女总人口的10%)。

至于俄罗斯人口,1980年代平均每年新生 220万人;1990年则为199万人,1991年(社会主义苏联解体)179万人,1992年159万人,其后继续下降,到1999年只有121万人(俄罗斯历史上最低)。

据俄国家杜马叶卡捷琳娜拉霍娃透露,苏联解体之后,国家包办一切的福利体系也逐渐崩溃,面对更多生活压力及竞争残酷的现实,生孩子成为俄罗斯年轻人力不能及的事情,现在几近半数的俄罗斯家庭没有子女。

又据俄罗斯《劳动报》披露,苏联社会主义消失后,由于失去了最低的基本保障,俄罗斯男性,包括年轻人在内,平均寿命缩短了10年,由先前的67-68岁,下降到57岁(从1991年起,俄罗斯男人的死亡率上升了1.6倍)。

普京说:“苏联的解体(就是社会主义消失),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讲,它是一场真正的悲剧社会濒临崩溃,经济上、政治上、心理上和精神上濒于崩溃。”

一定有人会问,苏联时期的俄罗斯等国也是非常富裕的,怎么社会性质一变,国家一下子就变得那么穷困潦倒、人民一下子就跌进了水深火热之中了呢?这个问题问得好!

答案是国有资产一下子几乎全流进了极少数国家最上层贪腐分子、内外勾结的买办分子与美帝的腰包了(中国目前的状况是不是与当时的俄罗斯有很多相似呢)。

许多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增加人口,在制度不变的情况下,政府采取了许多奖励与鼓励生育的措施,但都没能根本奏效。

中国若只是步资本主义的后尘,从长远来看,结局应该是一样的,且放开二胎后,生育不升反降已是事实。现在又放开三胎,愚以为情况不容乐观,毕竟中国的富人所占的比例太小了,而且还喜欢移民出去。

古人云:“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可见乱世之残酷悲惨。而今是“和平”时期,竟然与历史上“黑暗”的乱世很有一比,说明什么?

(二)缩短学制;大量减少大学,只对具备特质的青年进行深造;适时适宜地多办专业技术学校,普遍提升社会主义的建设能力。

主席说:“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小学、初中、高中应恢复到过去的5年、2年、2年制。即整个中、小学时期只需9年就可完成。另见《钱学森的教育观》:儿童可以4岁入学,12岁初中毕业,12-17岁上高中及大学等。

这样,完成学业的青年不会影响生儿育女,而且可以在最佳年龄段生育出优质的下一代。

(三)对进入生育黄金期的青年,可从思想、经济方面鼓励与支持其恋爱、结婚及生育。等等。

(四)最重要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zm.cn/,沙特阿拉伯队是回归真正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坚定马列主义、思想,树立高尚的道德情操与理想,人人平等,团结互助,爱学习、爱劳动、能创造,没有失业压力,没有高低贵贱的工作,都是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富裕幸福作贡献,同时要懂得青年的生育也是建设社会主义美好家园的职责之一这样的话,还有谁会排斥亲情、排斥天伦之乐、排斥大家庭的温暖而不愿意生育呢?

若真是那样,中国还怕什么?那些“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国家,终因极端的自私自利又污秽不堪而人口萎缩,甚至于种族灭绝。到那时,和平的、繁荣昌盛的中华民族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分散或影响到全球了我们亿众一心,心情舒畅地进入到按需分配的社会那才是人类的终极目标,是最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李世侠:迎接建党100年,让毛主席的旗帜高高飘扬——在乌有之乡纪念毛主席诞辰127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花园口决堤后,陈诚在记者招待会上的态度和如今某些自媒体大V的态度可并不一样

习在西藏考察时强调 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 谱写雪域高原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