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首次组队出征世乒赛 美国队长张安:爱吃臊子面 曾在省体育场学打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zm.cn/,日本队

张安,美国华裔乒乓球选手,1996年6月16日出生于美国加州湾区小城帕罗奥多,父母来自陕西西安。

作为世界排名第35位的选手,张安曾带着梦想三登奥运赛场,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6年里约奥运会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她一直是美国队的主力,还在2020年的国内乒超联赛中担任世界职业联队的队长,她得到一个响亮的称号——“美国队长”。

1971年4月10日,美国乒乓球代表团抵达北京,成为自1949年以来第一批获准进入中国境内的美国人,此举对中美关系的突破产生影响,被誉为“小球推动大球”。

今年是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在美国休斯敦举行的2021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中美两国乒乓球代表团首次跨国组队,出战世乒赛混双比赛。当地时间27日上午,中美跨国组合林高远、张安晋级混双半决赛,因世乒赛不设第三、四名决赛,他们已经锁定一枚奖牌,这也将是自1959年以来美国选手第一次登上世乒赛的领奖台。

在此次跨国组队中,美国华裔乒乓球选手张安引发关注。张安的父母都来自陕西西安,她的父亲目前在硅谷一高科技公司工作。11月28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张安的母亲刘琳女士,她讲述了与西安颇有渊源的张安的乒乓故事。

刘琳:张安是在美国出生,我们不想让她忘了中国,忘了故乡西安,所以给她起中文名时用了个“安”字。她的英文名字是LilyAnnZhang,其中也有“安”,这是一个对我们有特殊意义的字。

刘琳:张安小的时候,每年暑假我们都会把她送回西安待一个暑假。长大后,她有时候会跟着乒乓球队一起回国训练,然后去西安,她对西安印象特别好。

刘琳:张安有个“陕西胃”,最喜欢吃汤面条,特别是咱陕西的臊子面。在家里,她也会经常让我做给她吃,每次都能吃一大碗。

刘琳:我和张安父亲都曾在西安工作,后来才去了美国,张安也是在美国出生。不过,我们都是在家里说普通话,所以她也会说普通话。我和她父亲有时在家里也会用陕西话交流,张安最多就是学两句,不太会说,能听得懂。

华商报:有报道称您是专业乒乓球队员,张安是不是受您影响才喜欢打乒乓球的?

刘琳:我不是专业乒乓球队员,不知道那些报道是从哪里来的。我和张安爸爸都是业余的,都喜欢打乒乓球,她爸爸原来是学校校队的。我和她爸爸经常去打球,她就在球桌旁边玩,可能也受到我们一定的影响。

刘琳:其实,我们没觉得她有天赋。她从小就喜欢运动。当时,她班里有个上海来的小女孩,小女孩的爸爸特别喜欢打球,想培养他女儿学乒乓球。张安跟他女儿关系特别好,经常一起玩,他就顺便也把张安带上一起学乒乓球。

刘琳:张安7岁的时候,曾跟着原陕西省队球员谷敏慧教练学过一段时间。我家住在长安大学附近,旁边就是西安音乐学院和陕西省体育场。那年暑假,我们有两个选择,去西安音乐学院学小提琴和去陕西省体育场学乒乓球,想在两个里面选一个她比较感兴趣的。学了一段小提琴后,发现她还是喜欢乒乓球,就集中精力跟着谷教练学乒乓球了。

华商报:7岁开始打乒乓球,随后开始参加俱乐部,10岁进入美国国家少年队,11岁进入美国青年队,12岁进入美国女子国家队。张安是如何做到的?

刘琳:当时,张安跟那个小女孩的爸爸学乒乓球,他就带着她俩去俱乐部试一试。教练一看还蛮喜欢的,就让她跟着在俱乐部里练习。我们开始也没有想让她进美国队,没有那么高的目标,都是教练的坚持。比如,刚开始一个星期只打一次,教练后来让打两次三次,教练给她训练得多,然后让她参加一些本地的比赛。比赛越打越好,自然就去打全国赛,慢慢地就出成绩了。

刘琳:很多在美国打球的小孩,一上大学基本上都放弃打球了。但张安真的是喜欢乒乓球,所以她上大学以后还是兼顾了打球。就是训练少了一点,以前一周训练三次,上学后可能两周打一次。美国的国家队都是临时组成的,比赛完后就解散。如果期末考试的时候正好在国外有比赛,她就在酒店参加考试。美国这边的教授允许,只要有个人监考就能参加期末考试。张安在酒店考试,一般都是教练监考。本来大学应该是四年,张安一边打球一边上大学,三年半就毕业了。

刘琳:学心理学对她打球很有帮助,有助于调整比赛时的心理状态。如果懂心理学,遇到问题或难处就可以适时地调整自己的状态。

刘琳:张安平时还喜欢读书、拉小提琴、听音乐,现在一边打球还要一边兼职工作。美国国家队运动员都是自生自长的,找教练都是自己出钱,经费也要靠个人、家庭自己想办法解决,没有国家队发工资,张安有时也要兼职工作来赚钱打球。

刘琳:张安小时候最崇拜张怡宁,经常看她的比赛,八九岁出去打比赛的时候,还跟张怡宁合过影。她最希望跟中国队员合作,这次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刘琳:张安之前去南美打比赛,上周才刚从秘鲁回来。回来后,身体就有些不舒服。刚开始还担心是不是感染了新冠,现在每天做核酸检测都没事,就是有些咳嗽。她带病参赛,状态不算很好。如今,我们很担心她给中国队拖后腿了,所以她也是尽量做到最好。

刘琳:我和她爸爸一直希望她不要打球了,下一步就是按部就班地找个稳定的工作。但主要还是看她自己的决定,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还不错,还想一直打下去,我们做父母的也会支持。 华商报记者 袁金会

Shǎn动实验室“油”不得你!今年油价已上涨14次 你猜周五会涨还是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